梦醒了,并不痛苦

梦醒了,并不痛苦


因为平凡,我不敢有梦想。


但记忆中又似乎有过梦想。上小学时,曾梦想有一天能穿上公安叔叔的制服,干掉那些大坏蛋;上中学时,曾梦想有一天能手拿手术刀,救治像母亲一样的人……但这只是美丽的梦,痴痴地想着。


“红色”年代中出生的人,梦想中绝没有想过做“先生”,因为“先生”是“臭老九|”。但“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”,成了一位“先生”。


“先生”照本宣科,“宣”了一年又一年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讲”师。讲得多了,便无东西可讲,或者说离开了“本”,便无“科”可宣。于是乎,又做起梦来。梦想成为苏霍姆林斯斯基、马卡连科、陶行知、魏书生、于漪……


俗话说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二十年的“先生”,不曾有“思”。如果一定要说自己有过|“思”,那便是|“杂思”:思自己上班太早,工资太少;思自己苦劳太多,名誉太少;思领导无慧眼,不识身边宝……二十年的杂思,自然成不了黄粱美梦。


出道十数载,末闻桃色香,今登飞来峰,潮平两岸阔。日思了,便又梦了。


苏霍姆林斯基告诉我:读书不是应付明天的课,而是出自内心的需要和对于知识的渴求。在你的科学知识的大海里,你所教给学生的教科书里的那点基础知识,只是沧海之一粟。如果一个教师在他刚参加教育工作的头几年里所具备的知识,与他要教给儿童的最低限度知识的比例为101,那么到他有了15年至20年教龄的时候,这个比例就变为201301501。时间每过去一年,学校教科书这一滴水,在教师的知识海洋里就变得越来越小。


陶行知告诉我:好的先生不是教书,不是教学生,乃是教学生学。千教万教教人求真,千学万学学做真人。


吴非老师告诉我:想要学生成为站直了人,教师就不能跪着教书。如果教师没有独立思考的精神,他的学生会是什么样的人?一想到中国人有千百年下跪的历史,想到文革给中国人带来的耻辱,想到下一代人还有可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下跪,就觉得中国首先得有铁骨教师。


鲁迅先生有言,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。今天,梦醒了,并不痛苦,因为有大师相伴。
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