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教越痛

越教越痛


—一个语文教师的告白


内容摘要:


这是一位语文教师的真情告白。二十年的语文教学生涯熬白了我的青丝,满头的“霜雪”成了我骄傲的资本,在刚刚出道的“少”师面前,我自诩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语文“老”师|。殊不知,当我走进赵谦祥、王栋生、高万祥、于漪、李镇西……我悲衰,我痛苦。二十年的语文教学竟然在毫无思想的黑暗隧道中穿行。特级教师王栋生老师说过,人是靠思想才站立的。原来我二十年的语文教学还是跪着在讲台上。我反思:我的语文教学之路在哪里。痛定思痛,“远离暴力,走和谐语文之路”的设想便应运而生。


当今有许多教师埋怨学生难教,著名教育家魏书生老师说过,埋怨学生的难教,如同医生埋怨患者患的病太重一样。我亲身的教育实践告诉我,世上绝不是学生的素质低而难教,而是教师的素质不够高而找不到教育的方法。


正文:


我从来没有这样痛苦过,痛得如此惨烈,如此“悲催”。二十年的坚守熬白了我的青丝,满头的“霜雪”成了我骄傲的资本,在刚刚出道的“少”师面前,我自诩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语文“老”师。殊不知,当我走进特级教师赵谦翔先生的“绿色语文”,那“绿色作文”、“绿色鉴赏”、“绿色文言”的教学思想绿化了我那贫瘠而又荒凉的语文之地。听赵老师的声音“在最初从事语文教学的13年中,诗意盎然的语文却被我教得味同嚼蜡,教本、学本、考本,唯本至上;编题、答题、讲题,唯考是图,这样的教育怎能培养出高素质的人才”,这又何尝不是我的心底之痛。走近王栋生老师,聆听王老师的教诲:我常为一些知识分子感到可惜,他们要是能多读一些文学和“人”学的书该多好啊。这些有知识没有思想,有文凭没有文化的人群总是固步自封,不能正确地选择,不善于反思,而现今的教育还在源源不断地制造着这种畸人。力过千钧的文字,猛烈地撞击着我那沉睡的思想。


走近于漪、高万祥、李镇西……这一位位语文大师犹如一座座巨大的石碑耸立在我的面前,我仰视着、仰视着,看不见顶端。


我一次又一次感到自己的渺少,一次又一次地为自己的语文教学痛苦。鲁迅先生曾经说过:|梦醒了无路可走的人是最痛苦的。我站在这一座座巨大的石碑面前,深深地痛苦,深深地思索我的语文教学之路在哪里。


远离暴力  走和谐语文之路


特级教师高万祥先生在《语文的诗意》一书中写道:真正优秀的教师能够传播思想,并且能够拥有自己的思想,有无教育思想更是|“教书匠”和“教育家”的根本区别。语文教师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。我为自己悲哀,二十年的语文教学生涯,竟然在毫无思想的黑暗隧道中穿行,左手捧着教参,右手拿着教材,虔诚地照本宣科,像宣读皇帝的圣旨。我敬佩那些思想家,他们总是在漫漫长夜中擎出一粒火种,撕破黑暗。我成不了思想家,但我应该有我的思想。教育家王栋生老师说过,人是靠思想才站着。可悲啊,原来我还是跪在讲台上,一跪就是二十年。我该站起来了,我该拥有自己的思想了。


茫茫教坛,当今的语文教学“刀光剑影”“血星四溅”,课堂成了屠杀场,一个个鲜活的思想被无情地扼杀,一位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却成为了人类思想的杀手。文本的解读,并不是让学生去“解”、让学生去“读”,而是为师者搬来神圣的教参,把一些所谓的“经典圣论”强行充塞于学生的大脑。冰融化以后,只能是水,不能是春天;品评千古俊句,不让学生去“品”,不让学生去“评”,而是为师者打开《诗词鉴赏大全》,把“皇家定论”向学生宣读;写作训练,一方面谆谆告诫学生要写出真情实感、肺腑之言,一方面当学生稍有“出轨”,为师者又大肆口诛笔伐……人们总在痛恨家庭暴力、社会暴力,却对这种课堂的精神暴力视而不见,见而不痛,痛而不恨。家庭暴力、社会暴力伤害的只是人的肉体,而这种课堂精神暴力伤害的却是一个民族的未来。面对这隐形的“刀光剑影”,我大声疾呼,我要远离语文暴力,走和谐语文之路。


是学生的“难”教还是教师的“愚”教


一代教育宗师胡瑗先生有言: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,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,教化之本者在学校。学校之本者应在教师。毋庸讳言,教育发展到今天,倾力推行素质教育,素质教育的成败决定于教育者素质的高低。“名师出高徒”“强将手下无弱兵”“将门出虎子”这些铮铮之言无不在向我们昭示,师乃教育之根本。可我们的教师总在强调一种别样的以“生”为本,总在抱怨学生一天比一天难教,教书的饭碗越端越危险,把难教的本质归结在学生,学生才是难教之本。不妨想一想,魏书生老师的学生不难教吗?李镇西老师的学生不难教吗?高万祥老师的学生不难教吗?


我们都知道,教育是一门艺术,是一种师生交往之间的艺术,是极具创造性的一项工作。教育者必须有操控教育的艺术。十九世纪法国伟大的数学家埃米尔特,从小就是一个问题学生,上课时老爱和教师辩论。他讲的话更是让数学老师气得发狂。他说:“我们的数学课本是一滩臭水,是一堆垃圾,数学成绩好的人都是一些二流头脑的人,因为他们只懂得搬运垃圾。”后来埃米尔特遇到了对他人生影响很大的数学老师李察。正是因为李察老师的教育艺术,成就了埃米尔特成为继拉格朗日以来法国的第二位数学天才。


我的一些教育实践,让我更进一步认识到教育确实是一门艺术。


田东,我教过的一位学生,现在已成了一位出色的导游。在许多老师的眼里,田东的毛病就是“多嘴”,在课堂上总管不住自己,常和老师斗嘴。许多老师还抱怨说,世界上竟然还有像田东这样的学生。而在我的眼里,“多嘴”却成了他突出的优点。语文课上,我给他特制了拗口令的“套餐”,不时让他表演一段拗口令,表演完毕,换来同学雷鸣般的掌声。他得意,他自豪。慢慢地,我又让他自导自演。从此语文课堂成了他表演的天地。快板《出师表》,潮版《岳阳楼记》,单口相声版《心声》……他常在书信中说道,老师,我最敬佩的人是你,没有你,我不可能有今天的一点小小成就。


魏书生老师说过,咱们不要埋怨学生难教,老师埋怨学生难教,就像医生埋怨患者患的病太重一样。我的实践告诉我,世上绝不是学生素质的低下而难教,而是教师的素质不够高而找不到教育的方法。


参考资料:


1、《师道》


2、《中学语文教学》


3、《语文的诗意》—高万祥著


4、《班主任工作漫谈》—魏书生著


 

发表评论